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政務公開 > 調研文集
 

深化龍山經驗 感受公平正義

發布日期: 2019-06-17 來源: 金華日報 字號:[ ]

  “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”,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體學習時提出的明確要求。圍繞這一要求,司法機關尤其是我們法院系統,針對司法審判中的各個環節,提出了諸多自我約束和要求,力求司法裁判公正高效,取得政治效果、社會效果、法律效果的統一。現實中,我們的自我評判與社會評判并不盡一致,不乏有的案件歷經二審、再審,都認可一審裁判,當事人卻始終堅信裁判偏離了基本事實。有的案件甚至已使上洪荒之力進行司法救濟,當事人仍信訪不息。摒棄無理當事人的無理訪之外,很大的一部分原因,就是對于一些糾紛案件,裁判并不是最好的解紛模式。正如美國學者博登海默所言:“雖然在有組織的社會的歷史上,法律作為人際關系的調節器一直發揮著巨大和決定性作用,但在任何這樣的社會中,僅僅依憑法律這一社會控制力量顯然是不夠的。”黨政統籌主導,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融合的龍山經驗,就很好地彌補了這一缺陷,使各個環節對公平正義的感知,成為可能。

  一、自治先行,糾紛初期的干預,可以有效削減當事人的不適感乃至受害感

  現實中,矛盾轉化導致的糾紛升級、變化,確實是法院審判最為頭疼的問題。多年前,永康法院就受理了這樣一個案件:雙方當事人爭執的不過是誰家的雞,結果一審、二審、省院再審,官司歷時兩三年不得結。還有,基層因兩個年輕人的婚姻感情問題,導致兩個家族斗毆、傷害,衍生出刑案,一樣并不少見。

  龍山經驗以激發基層自治為核心要義,充分發揮網格員身處基層、直接接觸群眾的地域、血親優勢,賦予網格員發現矛盾、排查糾紛的職責,建立網格員調解機制。對積極排查矛盾隱患、調解糾紛的,在網格管理中給予加分;矛盾上交而網格員未有發現的,予以責任倒查。以此為基礎,在黨委政府統籌主導下,龍山、西溪兩鎮設立矛盾糾紛調處中心,對不能在網格化解的糾紛,實行一站式受理、分流,使得矛盾糾紛初發時即納入關注,始終有人員、部門化解、跟進。在這種機制下,糾紛不是往上走,而是及時發現、就地解決,矛盾轉化、升級的概率會大幅度減少。糾紛一拖再拖,發酵、升級后才起訴到法院的斗氣型糾紛、激化類矛盾自然也會大幅度減少。龍山法庭恢復設立以來無一涉法涉訴信訪,就是一個例證。依托這樣的解紛模式,老百姓感受到的,不單單是司法公正,更能感受到社會公正。

  二、德治融入,解紛中的熟人評判,更能增強群眾的接受度

  2018年8月,省高院院長李占國到龍山調研后,非常敏銳地指出:龍山經驗不是單純的法庭經驗,而是基層治理的經驗。

  糾紛化解看似是針對單獨一起矛盾,實際背后涉及地方的人文教化、基層自我治理機制的建設等等。龍山是南宋陳亮故里,陳亮所提出的義利并舉、經世致用,在當地備受推崇。龍山經驗中首先抓住這一文化傳承,開展了“無訟村”的創建活動,著重著墨在于兩個層次:一是強化道德教化,防范無事變小事、小事變大事的好斗理念。二是鋪設基層治理網絡,讓鄉賢、優秀的宗教人士、兩代表一委員、基層干部等融入糾紛化解網絡,讓農村的熟人治理真正發揮作用,轉而促成地方的道德提升。

  龍山法庭的“今日我當值”活動,就是其中的一個載體。“今日我當值”由龍山、西溪兩鎮黨委組織落實,每天安排轄區一個村的村干部到法庭值班,學習調解技巧,參與糾紛化解。比如,前不久法庭受理一起民間借貸糾紛,當天是呂南宅三村的書記呂其新值班。當事人一到法庭,原告是呂南宅三村村民,被告是村書記女婿一方的親戚。村書記一拉家常,一講道理,5分鐘就達成調解而結案。2013年以來,龍山、西溪兩鎮自我化解各類矛盾糾紛6723件,標的6700萬元。當事人不必經過開庭、判決、強制執行等程序就解決了糾紛,相互之間沒有撕破臉,感受到的是和諧中的公平與正義。

  三、法治指引、保障,增強了基層治理的規范化

  在龍山經驗中,法庭既是裁判者,也是業務的指導者,調解力量的培育者和化解體系的推進者。龍山法庭恢復設立以來,進村入企,為轄區群眾提供法律咨詢,在轄區開展大型法律講座,對人民調解協議進行抽樣閱評,以電話、微信及時解答群眾咨詢。特別是當地轄區突發的非正常死亡事件,法庭在黨政統籌下初期介入,進行法律指導,提供司法意見,盡管糾紛并沒有進入司法程序,當事人在糾紛初發時,也已感受到司法的溫度。對于調解無果的糾紛,法庭以訴訟斷后,強調可當庭宣判的案件當庭宣判,一方面給予了當事人公正高效的結果,同時也推動了自治、德治的規范化和法治化。

  作為社會基層治理模式的樣板,龍山經驗在推進中也遇到了一定的瓶頸:一是熟人社會特征消減,德治傳統式微。大部分農村家庭經濟來源不再依賴于農業,以往基于土地束縛下的生產合作日益減少,基于血親情誼、人情面子的“熟人社會”基礎轉為薄弱。二是權威類型邏輯不一,自治動力不足。在不同權威類型的支配下,不同人員的機構在面對矛盾糾紛時可能體現不同邏輯。如黨委政府、法庭可能更多考慮執政、管理、司法的效果。農村干部可能更多著眼村民的認可和長期的連任,傳統權威則主要考慮維護其宗族利益和自身地位,三者參與的意愿不同,動力也會有所不同。三是治理模式缺乏個性化、特色化。

  為深化社會基層治理,進一步提升人民群眾司法獲得感,首先需要理清自治、法治、德治三者之間關系:三治融合并不是自治、法治、德治三條路徑的平行齊進,也不是三種治理之道的簡單疊加,更不是一種模式在各種社會關系下的單純復制。而是三種治理方式融會貫通,社會矛盾以合適的方式首先通過自我協調方式化解,自治以德治為重要輔助,在法治的框架下運行;法治則作為社會治理的根本方法和保障,從中融入德治元素,為自治提供法律指引。具體而言:

  一是進行類案甄別。針對不同類型糾紛的法律關系強弱,對不同類型的糾紛,實行不同程度的三治融合。如婚姻家庭、鄰里關系等糾紛,雖有法律專業性要求,但更多涉及人情關系的道德評判,可應用“弱法治+強德治+強自治”組合進行化解。商事糾紛更多涉及社會秩序和誠信體系的建立,不適宜以一方的過多讓步求得和稀泥的效果,可以運用“強法治+弱德治+強自治”的模式。

  二是要強調因地制宜。隨著社會變遷,人戶分離現象日趨嚴重。法院受理的商事案件,包括部分民事案件,當事人往往不在同一鄉鎮轄區。類似于龍山經驗的以鄉賢、熟人等為主要自治主體的功能難以充分發揮。這就要求法院,尤其基層人民法庭在助推基層治理上要有新思路和突破。近期,永康法院在探索“龍山經驗”都市版的建設,已在永康總部中心、幫扶辦、西城街道進行試點。總部中心是永康的企業集聚地,也是永康的經濟高地。一幢樓就集聚數十家企業總部。對這一區塊,永康法院與總部中心銜接,實行了樓道式網格管理。并針對糾紛以商事為主的情況,利用總部中心有9家律師事務所進駐的特點,引入律師點單式服務,推進糾紛自我發現、自我化解。西城街道下屬既有傳統的村,也有居委會,同時有各類企業,則采用農村黨建網格、城區居委會網格、企業界行業網格并進的方式。針對金融、“兩鏈”風險化解,我院還與政府聯合,在政府幫扶辦設立金融糾紛調處中心。對金融債權追索、企業幫扶實行一站式受理,分類處置。以此,努力將不同社會形態下的矛盾、糾紛,納入不同主體、方式的自我治理。

  三是更加強調突出黨委政府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的領導、主導作用。通過黨政的統籌主導,協調各部門各組織力量,使各類主體在基層治理中形成共識與合力,實現矛盾糾紛綜治綜調、社會問題群防群治,同時解決權威類型邏輯不一導致的自治動力不足等問題,使“龍山經驗”三治融合真正拓展為層次化、規范化、各具特色、符合地方社情的基層治理經驗,使人民群眾在各個環節感受到司法的溫情、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公平正義。

  (作者:樓常青 永康市人民法院黨組書記、院長)



 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 
標  簽:
 
 
淘宝快3那里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