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政務公開 > 政務動態 > 縣市區動態 > 永康市
 

車俊點贊永康公安踐行“人民公安為人民”的拳拳之心

浙閩兩地齊攜手 38年親情再相聚

發布日期: 2019-06-28 來源: 永康金報 作者: 章陳波 字號:[ ]

  編者按

  6月21日,在省委召開的全省公安工作會議上,省委書記車俊與大家分享了他所收到的3封表揚信。其中一封便是關于永康公安為38年“黑戶”徐培秋辦理戶籍落戶和身份證的故事。

  分享完三個故事后,車俊動情地說:“這些民生小事,無不真實地反映了我省公安機關踐行‘人民公安為人民’的拳拳之心,這才是以人民為中心,這才是人民警察!”

  6月25日,永康金報記者邀請為徐培秋辦理戶籍的民警蔡飛熊,一起驅車400多公里,趕赴福建省南平市,探訪徐培秋落戶后的故事。

  迫切想要解決戶口問題

  1963年出生于永康市江南街道溪口村的徐培秋,在一次外出后,就與家里失去聯系,其戶口在人口普查中被注銷。38年來,徐培秋成了“黑戶”。今年3月下旬,徐培秋和永康的親人取得聯系,輾轉回到永康,迫切想要解決戶口問題,也做好了兩地往返跑的準備。

  永康市公安局行政審批科民警查閱原始檔案資料,對溪口村進行走訪,聯系了徐培秋的哥哥徐天祥及福建省南平市當地派出所,確定了徐培秋的身份。

  3月25日,徐培秋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行政審批科窗口。民警為她拍照、錄指紋,只用了短短20分鐘,就為其補錄好戶口、辦理了二代身份證。從永康市公安局民警蔡飛熊手中接過戶口簿和臨時身份證后,徐培秋終于結束了38年“黑戶”的歷史。

  相距400多公里的親情

  “培秋,我們娘家人來看你了。”6月25日,在與永康相距400多公里的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夏道鎮吳丹村福山自然村,村民徐培秋快步從家里走了出來,雙手緊緊握住剛下車的蔡飛熊,連聲說歡迎。

  “你現在身體還好嗎?”一番寒暄后,蔡飛熊詢問起徐培秋的近況。

  “年紀大了,毛病也多了,走得太快就氣喘,心跳得很快。前段時間只在醫院做了個簡單的檢查,現在還不能享受醫保待遇。”徐培秋摸著自己的胸口說。

  原來,永康辦理好身份證后,如今的徐培秋遇到了新的難題。徐培秋的兒子鄭邦武說,母親的戶口目前暫時掛靠在永康的舅舅徐天祥家中。由于母親在南平市延平區沒有任何的戶口記錄,如今要跨省進行戶籍遷移,需要提供兩人的DNA鑒定結果,證明是母子二人。

  講到這里,徐培秋輕輕嘆了一口氣。兩人的DNA鑒定需要花費4000多元,對于徐培秋一家來說,這并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
  浙閩兩地警方共同協作

  在福建省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夏道派出所,蔡飛熊向所長吳哲文說明了來意。“這是跨省遷移,母子關系的證明不能少。”吳哲文說。

  “考慮到徐培秋家里的特殊情況,能不能特事特辦,通過其他一些方式來證明母子關系。”兩人你一言,我一語,討論各種可能性。

  吳哲文撥打了多個電話進行溝通。終于,在吳丹村的檔案庫中,村會計吳長火找到了一張第二輪土地承包書的底冊,上面有著徐培秋和兒子的名字,第二輪土地承包書的原件當年已分發到徐培秋家中。這份原件,將作為證明母子關系的重要依據之一。

  鄭邦武的臉上滿是笑容,這是浙閩兩地警方協作后為自己找到的最理想結果。

  “回家后,你抓緊找到第二輪土地承包書,將一些相關證件提交到延平分局夏道鎮派出所,由派出所開具準遷證。”臨走之際,蔡飛熊叮囑鄭邦武,留下了自己的號碼和地址。“你到時候直接郵寄給我,我幫你開具遷移證后再郵寄給你,省得你浙江、福建兩頭跑。”

  “今年過年我和媽媽一起坐高鐵回永康,看看永康的舅舅和親戚,看看永康的變化。”鄭邦武看著徐培秋手里的身份證高興地說,眼里充滿著期待。

  【記者手記】讓群眾“最多跑一次”,把問題解決在眼前。浙江省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,秉承的正是以解決群眾困難為最大的努力方向,實現“無證明”辦成疑難事,使“審批更快捷、辦事更方便、群眾更滿意”成為現實。

  今年以來,深化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,以“三服務”為主題的活動正迅速在永康大地上開展。以需求、問題和效果為導向,一份份鏗鏘有力的“語言承諾”,正在轉化為一個個沉甸甸的“行動履諾”,提升了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。



 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 
標  簽:
 
 
淘宝快3那里玩